北京3条轨道新线同日运营将规范共享单车接驳方式

发稿时间:2021-01-26 00:19:32

正品弥漫商城【+Q:31569.373】诚信第一,安全稳定,秒发!需要的加泰国新年“危险七日”第一天41人遇难酒驾居首

《如果爱》公布艺人嘉宾名单刘宪华陈都灵加盟

 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“蒸发”

  0-6岁天天晒,孩子干啥都可爱;

  一二年级经常晒,孩子得表扬了、戴红领巾了、当上卫生委员了;

  三年级偶尔晒,晒孩子写的作文画的画,开始抱怨辅导不了了;

  四年级开始消失,几个月晒一次;

  五年级不晒了,抱怨陪着写作业折寿,为心脏支架降价欢呼;

  六年级完全消失,什么话都不说了,就像没生过孩子一样……

  前不久,亲子育儿专家杨樾的一段文字引发不少家长的共鸣,在新浪微博上 “#朋友圈不再晒娃的原因#”话题迅速登上热搜,阅读量达1.9亿,讨论数达2.9万。

  杨樾经过长时间的观察,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超七成的孩子在四年级之后,在父母的朋友圈中“消失”了,等你下一次看到这些蒸发的孩子,也许他们已上大学了。

  为什么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,父母在社交平台上晒娃的热情越来越低?是“神兽”进入青春叛逆期,让头疼的父母没有了想晒的欲望;还是孩子的学习从让人操心到让人灰心,让部分原本‘嘚瑟’的家长失去了晒娃的底气?

  从热情满满到逐渐倦怠的朋友圈晒娃

  广西百色覃岚女士的朋友圈里,儿子已经“失踪”快两年了。

  曾经一度,覃岚也是朋友圈的晒娃狂人。儿子过个生日、在幼儿园参加个活动,甚至换个新发型她都会饶有兴致地拍上九宫格发朋友圈并认真配文。尤其是儿子8岁那年,初学软笔书法时的一组作品,引来众多亲友在朋友圈围观,评论区全是诸如“小小年纪,笔下已经见风骨”“小书法家真棒”之类的赞美,覃岚此后便隔三差五晒儿子的作品给亲友品鉴,动辄近百条点赞和评论,让她成就感满满。

  随着孩子升入小学高年级,覃岚每天面对儿子时的心情,渐渐从百看不厌转变为看见就烦。身为辅警的她平时上班雷厉风行惯了,可每天辅导孩子作业,儿子边玩边写的拖拉劲儿把她折磨得没了脾气。“目测两个半小时就能完成的家庭作业,有时我晚上加班到10点回家他还没写完,过了1个小时再去检查还没写完!服得透透的!”

  覃岚不仅对在朋友圈晒孩子学习毫无兴趣,而且对儿子擅长的篮球、书法领域取得新进步,也渐渐失去了晒的热情。“原来觉得儿子挺有才的,后来发现他班上很多孩子都多才多艺,有弹钢琴的、跳拉丁舞的、练跆拳道的,大家现在都不怎么晒了,担心自己孩子‘三脚猫功夫’晒出来贻笑大方”。

  有时候周末,覃岚带儿子去游乐场开卡丁车,或是回老家教儿子做竹筒饭、钓鱼。亲子畅游的时刻,她都会拍下大量照片,不过这些珍贵照片一般都只在家庭成员内部分享,“尽量不在朋友圈晒玩乐的内容,怕人家说我们贪玩,不求上进。而且在一群不熟的人面前,批评或炫耀孩子,对孩子心智的成长没好处。”

  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女士儿子今年已经读小学六年级。儿子4岁那年报跆拳道兴趣班后,刘女士结识了一帮同龄孩子的妈妈。她发现还没有给孩子报兴趣班之前,妈妈们基本上以晒孩子的吃喝玩乐为主;4-6岁孩子上小学之前,以晒孩子参加各种辅导兴趣班,参加各类证书考试的成绩为主;孩子上小学后家长晒得比较多的是给孩子辅导作业、孩子考试考砸了的各种苦恼。

  “期末考试后到学校放寒假之初的一段时间,必定是一年中家长们朋友圈‘晒娃’的高峰期。”刘女士说,这段时间,除了各种晒奖状、晒成绩、晒奖励的,还有类似“答应孩子考到年级前10就带他来迪士尼,来兑现承诺了”的凡尔赛体花式晒娃。

  刘女士表示,大部分妈妈都会在孩子上高年级之后,逐渐进入晒娃倦怠期。因为班上孩子的成绩越拉越大,还有很多家长在孩子低年级时立的各种Flag(意指公开树立的目标)被现实打脸,进入中年危机的家长逐渐认清一个现实:晒娃有时候还不如晒晒阳台上养的花花草草——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,不是一分耕耘就会有一分收获,也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相应正确的解答。

  “四年级蒸发现象”的背后

  山东淄博的艺考辅导老师张驰,朋友圈更新频率基本维持在日更,近一个月30多条原创分享中,仅有3条与8岁儿子相关,与儿子小时候换一块尿不湿、咬坏了一只奶嘴都要发条朋友圈“昭告天下”相比,现在她的朋友圈里关于亲子互动日常的分享,显而易见地变少了。近一个月里,除了儿子埋头拼乐高,似乎只有一次排队买糖球的经历,是枯燥日常以外的甜。

  张驰认为,与其说是“四年级人间蒸发”现象,父母“晒娃”频率降低了,不如说一方面,孩子的时间不再单纯为父母所有,娱乐时间被学业越来越多地挤占,也越来越“吝啬”与父母分享;另一方面,来自工作和家庭密不透风的压力让父母也越来越“难顶”,柴米油盐都管不过来,哪里顾得上和孩子吟诗作赋?哪怕是周末,她和儿子也要在英语口语、硬笔书法、篮球和画画几个特长班之间辗转,甚至每一分钟路上的时间都被掐着表计算。对亲子相处乐趣的探索热情,就在这样重复的每一天中被渐渐消磨。

  在北京一家外企负责景观设计的胡丹女士坦言,30岁到40岁左右年纪的员工是公司的主力,大城市的工作压力和孩子学业的压力会使自己心态变老,发现生活中乐趣的敏感度也下降了,“没时间、没心思经营自己的朋友圈了”。加上白天上班晚上辅导孩子,有时候孩子闹腾不听管教会引发家庭矛盾,一天忙下来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发朋友圈,她略带调侃地笑着说:“简直是累到脑子都不清晰,表达都不流利,更别说发朋友圈了。”

  “职场内卷已经够残酷了,难道在下一代教育的问题上,还要比比谁投入多?”胡丹朋友圈“别人家的小孩”三年级就去考雅思、考托福了,口语也很流利,自己给孩子花了1.5万元去报每周两节和外教交流的英语班,该花的钱、该报的班一点没落下,但“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是那么大”。眼看着下一代身上的教育内卷愈演愈烈,胡丹感到深刻焦虑,“教育内卷的问题无解,有时候只能眼不见心不烦。”在她看来,似乎只有大家彼此克制“晒娃”,尤其是晒成绩、晒才艺,才能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为彼此留些体面。

  在杨樾看来,大多数四年级以上孩子的家庭都是不快乐的,即使孩子学习不用操心,家长还要为了小升初和其他各种问题而焦虑,更何况学习不用操心的孩子比大熊猫还要少。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问题,即便学习不用操心,还有别的问题,哪个家长也不会跟别人说自己孩子让人发愁的一面,所以不说话的成了大多数,既没什么值得炫耀的,也不愿说孩子不好,就干脆不说话了,渐渐就形成了“四年级蒸发现象”。

  除此之外,随着孩子年龄渐长,步入青春期,叛逆逐渐严重,使得亲子互动不如从前那般亲密,也是孩子年龄越大,家长越少“晒娃”的原因之一。

  山东青岛的王林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今年初三,小女儿才上二年级。在王林的带领下,小女儿从学前班就养成了每日背诵经典古诗词的习惯,现在已能熟练背诵高中课文《琵琶行》《将进酒》等名篇了。王林热衷于将小女儿背诵诗词的时刻拍成视频,上传到朋友圈,每日打卡。小女儿也早已将朋友圈视频打卡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偶有一日,王林忘记录制视频,她还会主动提醒。

  但与小女儿的每日视频打卡不同的是,大女儿鲜少在王林的朋友圈露脸,且她似乎对王林的镜头避之唯恐不及,妹妹和爸爸一起录视频,为了避免不小心入镜,她干脆关上门躲在自己房间里。哪怕是王林带女儿们去迪士尼乐园游玩,或是为大女儿的生日精心准备了蛋糕,本该尽情开怀玩笑的时刻,爸爸的镜头一对上大女儿,她的笑容看上去也总是显得很僵硬。王林颇有些无奈地解释,现在就是要趁小女儿还愿意同他亲近的时候,多为她的成长做个记录,“不然等她也到叛逆期时,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,更别说开开心心地一起拍照了”。

  科学“晒娃”离不开尊重孩子

 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、杭州市拱墅区青少年宫书记张敏认为,很多父母在朋友群“晒娃”乐此不疲,实际上就是把孩子当成了表现自我价值的工具,特别是当父母在朋友圈公开用立Flag的方式,来促使孩子按照其希望的方向去发展时,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两方面的负面影响:

  一是“晒娃”时忽略孩子的心理感受和精神层面的个体成长,把孩子的个体尊严弱化成有特长才艺、用来炫耀的物件,“很多人成长的力量来源于被爱,但当一个人只有成绩好才‘被看见’‘被爱’时,孩子往往看不到自我的内在、精神和情绪,从而失去自我”。

  二是家长私下暗暗比较可能会使自己对孩子的教育导向发生偏离,尤其父母在朋友圈等公开的条件下,试图用外部的奖励或惩罚刺激孩子成长时,会潜移默化使孩子认为自己的努力是为了父母的颜面,无法真正意义上地调动孩子成长需要的内在驱动力。

  “最好的教育永远是自我教育,父母应该帮助孩子实现自我觉醒和自我教育。”张敏说,他在朋友圈或公众号上“晒娃”前,一定会征得9岁儿子的同意。当孩子看到父亲所发的内容时,会主动和父亲说“爸爸我感觉您发这些东西有炫耀的感觉”,这时张敏会对儿子做价值观的引导,向儿子解释自己此举“一是为了做一个记录,二是希望把你积极正面的态度影响更多的人”。“晒娃”需因孩子而异,但科学“晒娃”离不开尊重孩子,保护孩子隐私,还有把握“晒”的度和价值导向,正如适宜的阳光对人身心有益,但过度地暴晒则会带来不好的影响。

  网友“浮世闲散懒人”调侃自己养娃的过程就像游戏练号,“家有初一狗崽子的过来人告诉你们,(不在朋友圈‘晒娃’)那是因为已经越看越嫌弃了,感觉号已练废”。从娃出生到成长的过程里,要不断输出加氪金(游戏用语,意为充钱),升级很慢,氪金很贵,而且并不以自我的意愿为转移。

  但同时,她也表示,带娃是种历练,孩子长大,自己也会成长,是否成为“MVP”没那么重要,捡到的“锦囊”才是可喜的收获——让自己明白孩子是独立的个体。她说,现在养的号已经小有所成了,“虽然功课一塌糊涂,但是日常生活非常棒!会做家常菜,会简单的烘焙,会自己搭公共交通出去自己浪!”她觉得家长一定要有自知之明,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不过分要求孩子,顺其自然,虽然并不知道“这株小苗”会开出鲜艳的花,还是生出一根狗尾巴草,但生活总得有美好的期待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覃岚、胡丹均为化名)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谢洋 实习生 王萧然 罗婕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2021年01月25日 05 版

【编辑:李季】
来源:南方日报网络版  责编:热播